当前位置: 主页 > www.33suncity.net > 旅行真的能使人改变吗?
 

旅行真的能使人改变吗?

【论文时间: 2016-12-14 16:27
容我点根兰州。

两天前,我跟一个朋友一起启程去西藏旅游,现在我在武汉工地上。

这场旅游,彻底地改变了他和我

首先我要说下背景。这个朋友,是一个很文艺的青年,弹吉他玩民谣,过街通道卖过唱

可能在所有追求文艺的青年心中,西藏都是一个圣地

所以我的这个朋友也不能免俗

于是他计划了半年还是一年吧,终于选中了一个良辰吉日,恩,4月12号。我们从武汉出发,坐火车前往西宁。预计在西宁玩两天,逛逛青海湖茶卡盐湖,再前往拉萨,玩个十几天

真是一趟完美的旅程啊。

海拔四千米之上的圣湖,古老悠远的藏传佛教,两个天涯浪子背包客,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,或许还能遇到一场奋不顾身的爱情,让青春无悔,让热血与自由飞翔在羊卓雍错

想想,还有点小激动呢

我连个人简介都改好了
然后我们如期出发了

在西宁的火车上,我还记得,他看着窗外连绵的景色,高兴地像个孩子,朋友圈发个不停

他说:大西北,你好

他说:我路过兰州了,董小姐,你呢

真是岁月静好,我亦安好

然而,友谊的风暴说来就来

我惬意地躺在铺子上玩着手机,他面色沉重的跟我说:“我感冒了。不是很舒服...”
“哦?”
“一个鼻子还在堵着...”
“哦...”
“我在武汉已经吊了三天针,没想到现在越来越严重了。”
“哦。”
“我刚刚把拉萨回武汉的飞机票退了,咱们不去西藏了吧。”

我怔了下,嘴上问那咱们到了西宁怎么办

“你一会把西宁到拉萨的票退了,咱们改走青海甘肃大环线吧。西宁海拔两千多,高反不严重,大环线也很有逼格啊。”

我默默的沉思了下,也好,正好家里人还没来过西藏,将来跟着家里自驾游来就好了,改线就改线,做人嘛,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啦

然后我很愉悦地将火车票飞机票都退了,兴致勃勃地开始跟他讨论青海甘肃大环线的问题

第二天中午,我们到了西宁

进了宾馆房间,我翘着二郎腿悠闲自得地查着包车路线,想着今晚是去水井巷觅食呢还是去莫家街?哪儿家的羊排够味?哪儿家的酸奶够醇?哪儿条街的妹子...

就在这时,一道沙哑的声音传进我耳朵

我回过头

眼泪止不住就下来了

我这个朋友,脸肿的啊,跟猪腰子一样
我小心翼翼地问他:“你没事吧...”

他面色通红,沙哑着说:“我感冒又加重了,现在胸闷、头晕,我浑身难受。”(最后一句请想象大力哥的语调。)

我面无表情

他小声道:“咱们今晚在西宁住一晚,明儿个去重庆吧...我觉得我不行了,西宁海拔两千我也扛不住了,去重庆玩两天回武汉吧...”

我面无表情

我仿佛听到有人在我耳边亲切地说

我颤抖着抽出一根刚买的兰州,哆嗦着点上,深深吸进一口,感受着烟雾在我心肝胆脾肺间弥漫,麻醉

“好。”

但是很快,我再次认识到了我的天真。

他沉思良久,内心一定经过一番激烈的天人交战。终于,一脸悲愤地说:“要不咱,订张今晚的机票直接回武汉吧...。”

............!

我看了猪腰子一眼,那躲避的眼神,那害羞的姿态,那不胜凉风的娇柔
我默默掐灭手中的烟,心中有个声音在说:周先生,你从此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男同学

事已至此,也是勉强不来了

我要是偏要勉强,可能来时两个人,回去就一个了

然后,我们订了晚上八点的机票,西宁到郑州。接下来就是一路匆忙

算算时间,在西宁能待5个小时。

我陪他去西宁红十字医院待了两个小时,医生亲切地慰问他是怎么回事

他说,我们今天中午才到西宁,我浑身难受,我们晚上八点飞机就走

医生和蔼的建议他去拍个片,我想她转回头一定骂了句:傻逼

然后拍片,很好,肺没水肿,还能活着登上机

接着回宾馆,收拾行李,去机场

晚上8点的飞机,到郑州的时候是9点50

打车从飞机场到火车站,的士大姐心有灵犀地放着歌,是乌兰托娅那销魂的女高音,我要去西藏啊我要去西藏...

彼时我俩面无表情

到了火车站,买了凌晨1点57的火车票

早上八点成功回到武汉

而我还没缓过神,仿佛还在西宁那两千米海拔之上,呼吸着沧桑的空气

故事的最后,他下了火车

这个曾经对西藏魂牵梦绕的孩子,这个曾经说出我用吉他筑心墙的孩子,这个从马頔追到尧十三,从宋冬野爱到陈粒,毕生愿望就是在云南开个青旅的孩子,感慨着对我说了句

“我现在发现武汉真是个好地方,我以后哪儿都不去了。”

而我刚改完个人简介,点起一根兰州,吞云吐雾间,目光深沉

我有故事,你们,想听吗?



彩蛋:


最后,看在我写这么多的份上,你不点个赞,顺便看看我的个人简介嘛

最新文章
热门文章